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湖北白癜风早期危害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6 01:50:01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湖北白癜风早期危害,万安白癜风医院,广西好的白癜风医院,日常生活吃什么对白癜风有好处,山东滨州白癜风,大邑白癜风医院,外用酒精泡补骨脂可以治疗白癜风吗

人物|潘晓婷

  35岁的潘晓婷,从1997年开始接触台球,从默默无闻的小将慢慢蜕变为9球‘天后’,如今,在迎来练球第20个年头的同时,潘晓婷也迎来了年轻选手的冲击。

  在赛场上,潘晓婷永远是那个造型百变的焦点人物,她可以在赛前一天的新闻发布会上穿着清新靓丽的服饰,一天之后就变身一身黑装、神情不苟言笑的御姐。

  褪去华丽的服饰,潘晓婷的角色从赛场切回到生活中,她卸下了“包袱”,做回普通的邻家姐姐。

  接受新浪体育的专访时,潘晓婷刚刚结束了一场战至决胜盘的鏖战,从比分领先到最终惜败对手,没能赢得胜利的潘晓婷脸上依旧保持笑意,“我已经看淡胜负了,但我还是希望自己能拿冠军,但拿不到冠军我的心态还是很好的。”

  1

  6月的上海,已现暑气,在蚊子盘旋的房间里,她端然坐着沙发的前沿接受新浪体育专访,边说边用右手手指端着下巴,偶尔摩挲。

  在公众面前,她集气质与气场于一身,举止投足间无不彰显9球“天后”的本色。是性格使然还是职业素养?潘晓婷笑着道出了答案:“我觉得自己的气场和心思缜密完全是在赛场上才会有。这种在赛场上出现得太频繁了,很消耗能量。”

  这种大气的表现是后天形成的吗?是历经种种比赛、阅历丰富后才有的技能?“可能是我第一次比赛时就已经是这样了,浑然天成,没有做任何设计。”她的回答坦承,言语里满是笃定。

  生活中的潘晓婷是怎样的呢?“生活中,我是一个和这几个词语没有关联的人。打一场比赛很‘烧脑’,在生活中我不喜欢动脑子。是因为台球是我的事业,很多东西我都是在迁就台球。其实我本身不是球台前的那个人,不苟言笑,很会计算角度。很多人问我是不是物理和数学学得很好,其实不是,这些是台球赋予我的东西,其实在生活中我不太怎么去运用。”

  去年,潘晓婷参加了一个真人秀节目。节目一个环节是由她与另一位嘉宾合作进行。男嘉宾从高台跳到放在水面上的气垫上,将坐着的潘晓婷弹起,后者需要抓住空中的物体,这个环节才算成功。潘晓婷被弹起数次,依旧没能成功。镜头前的她,第一次流露出胆怯、慌张,甚至崩溃的表情。

  看过这个节目后,很多人知道——原来潘晓婷也有胆怯的一面。“我不需要伪装自己,这个就是最真实的我。”通过这个节目,潘晓婷更全面地了解了自己,她知道,原来自己不只是怕虫子,还怕水、怕在高空进行的游戏,“在参加节目前,我不知道有这么多事情是我害怕的。之前我不会游泳,但我不觉得自己会害怕水,但那次掉在水里,在水里睁开眼睛让我感觉很恐惧。以前我很喜欢坐过山车,我不恐高,我在小时候就特别想要未来去尝试,我在遐想自己可能会享受失重的感觉。”

  她没有逃避,正视自己内心的恐惧感,“可能比赛把我的心脏越练越脆弱了(笑),我开始对高的项目没有之前那么勇敢了。”

  2

  潘晓婷继承了父亲的优点。他的父亲在打台球前是一位特技的鲁菜厨师,烹饪手艺绝佳。耳濡目染的潘晓婷,也是做菜达人,她自创了“潘氏葱油拌面”,受到好友一致认可。

  1997年,潘晓婷的父亲决定教女儿打台球。在那个年代,台球厅给人的印象是烟味弥漫,昏暗的空间内,绿色桌面上方的白色灯光很是显眼,在那里持续亮着。女孩子打台球在彼时很是罕见,“我是经历了台球比较不好的一个阶段,那个时候一些人会觉得打台球是一个不怎么健康的运动,或者女孩子更不应该打台球。但我父亲喜欢台球,他自己开台球俱乐部,教我打球,带我参加比赛。一路走过来,我希望自己对台球的理解告诉那些人,台球不是你们认为的那个样子。”

  虽然也会尝试开赛车、跳舞,但在潘晓婷看来,那些只是爱好,她不会以此为事业,而台球不一样。“我是双鱼座,想象力比较丰富。有一次我想过如果自己带着记忆回到1997年、我刚刚打球的那个时候,我觉得自己可以打得更好。我没有想过不打台球,去做其他的事情。”

  如果时光倒流,回到1997年,潘晓婷有重新选择的机会,她还是会毅然地拿起球杆,成为台球运动员,“从我接触台球的那一刻,我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像现在这样,我觉得自己现在所拥有的已经超出自己想像的100倍了,我没有必要去改变它。”

  3

  潘晓婷对自己要求严苛,在公众面前,她循规蹈矩,彬彬有礼,“我的所作所为可能代表着台球这个项目,所以我对自己的要求更严苛一点。”

  但,她从不认为自己是完美的,“我不是特别自信或者盲目自信的。我觉得很多方面自己还可以更好,比如普通话还可以更好,比如知识面应该可以更广,谈资应该可以更广,我对自己不满的东西还挺多的。”

  在35岁这个年纪,在很多女运动员已经选择退役、结婚生子的这个年纪,潘晓婷坚持在赛场上,虽然她精简了参赛计划,但只要有她参加的比赛,便会更受关注。“我希望自己能一直进步。我觉得现在我这个年纪对我而言才是最好的年纪,很多话、一些可以让台球加分的东西,是我在20年前做不到的,当时我也没有能力做。现在我有能力去做,可能10年后的我会更有能力,让台球变得更好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会不断地努力,积累自己的知识面,扩大自己的影响力,出发点是希望自己能为台球做的事情更多。”

  在2015年接受新浪体育专访时,潘晓婷曾语出惊人,“也许有一天我会突然消失在这个赛场上。”2年的时间过去了,现在潘晓婷对待何时退役的这个问题是否还是同样的想法?“我也不知道,现在还有很多人喜欢看我打球。”

  20年的时间,这项运动倾注了她很多精力与爱,即便现在会陷入长时间的“冠军荒”,即便竞争力已远不如从前,但要割舍这份爱谈何容易。

  前段时间的一次集训,让潘晓婷有了历九弥新的感觉,“在之前集训时,我觉得自己像是回到了刚刚开始打球的那个阶段,手机都不带在身上的,几乎是封闭式训练,我很享受集训备战比赛的感觉,我特别珍惜这个机会。”

  在思绪反复出现,潘晓婷对台球有了新的领悟,她突然发现自己可以在集训时找回很多年前心无旁骛、全身心投入的感觉,她渐渐地学会了享受比赛,“我已经不需要证明自己了,我现在已经到了不介意别人觉得我是什么样子的程度,我觉得自己开心才是最重要的。之前的20年,我觉得自己或多或少活得没有自己,既然已经有一些人认可我,我也证明了自己,我希望自己做事情以开心为出发点,而不是以得到什么为出发点。”

  (董正翔)

声明:新浪网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!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田东白癜风医院